<code id='ntrmq'><strong id='ntrmq'></strong></code>
  • <tr id='ntrmq'><strong id='ntrmq'></strong><small id='ntrmq'></small><button id='ntrmq'></button><li id='ntrmq'><noscript id='ntrmq'><big id='ntrmq'></big><dt id='ntrmq'></dt></noscript></li></tr><ol id='ntrmq'><table id='ntrmq'><blockquote id='ntrmq'><tbody id='ntrmq'></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ntrmq'></u><kbd id='ntrmq'><kbd id='ntrmq'></kbd></kbd>
    1. <i id='ntrmq'></i>

      1. <i id='ntrmq'><div id='ntrmq'><ins id='ntrmq'></ins></div></i>
        <acronym id='ntrmq'><em id='ntrmq'></em><td id='ntrmq'><div id='ntrmq'></div></td></acronym><address id='ntrmq'><big id='ntrmq'><big id='ntrmq'></big><legend id='ntrmq'></legend></big></address><dl id='ntrmq'></dl>
        <fieldset id='ntrmq'></fieldset>

      2. <span id='ntrmq'></span>
        1. <ins id='ntrmq'></ins>

            外國學者對逆全球化的擔憂和批評(思潮之思)

            • 时间:
            • 浏览:65

              內容提要:一段時間以來  ,逆全球化在一些國傢抬頭  ,引起許多外國學者的擔憂和批評 。學者們指出  ,經濟全球化促進活躍的經濟行為、廣泛的共同利益和深入的國際合作  ,給全球帶來增長和繁榮 ,經濟全球化不可逆轉 。應對經濟全球化中出現的問題 ,需要的是明智、有效的國傢政策 ,而不是貿易保護主義和逆全球化  。逆全球化會破壞全球經濟復蘇和繁榮、降低本國民眾福利、妨礙具體問題解決、導致全球責任真空 ,必須高度警惕其危害  。    

              逆全球化不僅是一種社會情緒和思潮  ,而且表現為貿易保護主義、孤立主義行為  。一段時間以來  ,逆全球化在一些國傢抬頭  。逆全球化的言論和行為違背時代潮流  ,其危害性引起許多外國學者的擔憂和批評 。

              逆全球化在當今世界的典型表現

              公然提出“本國優先”、挑起貿易戰、實行單邊主義政策等  ,是這一輪逆全球化的典型表現 。比如  ,美國曾經是經濟全球化的重要推動者  ,也從中獲得瞭巨大利益  ,現在卻將其作為轉移國內矛盾的“替罪羊”  ,變成瞭逆全球化的主要鼓吹者和策動者  ,四處挑起貿易戰  。在斯蒂格利茨、薩默斯、薩克斯等美國知名經濟學傢看來  ,這種打著維護本國利益、勞工利益幌子試圖扭轉全球化進程的舉動  ,既不能解決國內問題  ,又損害長期精心構建的國際形象  。

              提出“本國優先”  。美國學者馬克斯·佈特在2016年發表於《外交政策》上的一篇文章中  ,將“美國優先”總結為這屆美國政府的施政綱領  ,即對全球化大加攻擊  ,聲稱自己不代表世界  ,隻代表美國  。他強調  ,“美國優先”是美國孤立主義回潮的征兆 。對此  ,哈佛大學前校長薩默斯批評說  ,固然要對本國利益負責 ,但是不能將本國發展與全球發展割裂開來  。

              挑起貿易戰  。美國佈魯金斯學會前政策研究專傢勞倫斯·錢迪撰文指出  ,美國的保護主義政策會招致其他國傢的報復  ,引發貿易戰 。以本國優先為邏輯起點  ,貿易保護自然成為其經濟主張  。皮尤研究中心在《公眾不確定  ,美國的世界地位分歧》報告中指出  ,“美國優先”的政策堅持“以利為先”原則  ,是經濟民族主義與重商主義的回歸;名為追求公平貿易 ,實則憑借自己的經濟優勢強行對其他國傢施加貿易壓力  ,破壞穩定的世界貿易格局 。英國經濟政策研究中心(CEPR)2017年發佈的《全球貿易預警》報告顯示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後  ,美國累計出臺貿易和投資限制措施1191項 ,居於二十國集團(G20)之首  。美國的攻擊性貿易舉措引起國際社會及其西方盟友的強烈不滿  。

              實行單邊主義政策  。這屆美國政府以減少在全球議題上所謂“不必要的浪費”等為理由  ,退出瞭一些應對全球性問題的多邊機制 ,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權理事會、巴黎氣候協定等  ,還退出瞭《移民問題全球契約》制定進程  。這種單邊主義行為不僅遭到西方盟友的強烈批評  ,而且在美國國內也受到嚴厲批評  。美國外交學會主席理查德·哈斯撰文指出  ,當前美國政府的不可預測性  ,正讓更多人懷疑美國的可靠性;美國現在被認為是國際秩序的最大擾亂者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教授羅伯特·基歐漢說 ,“多邊機構使國際合作更便捷  ,使政策承諾更具可信度  ,且能夠監督政策的執行過程  。不幸的是 ,在過去這一年  ,美國政府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加利福尼亞州等一些州政府表示  ,要繼續參與全球氣候治理 ,加強與其他國傢合作  。

              發出捍衛經濟全球化的理性聲音

              與雜亂和非理性的逆全球化聲音相比  ,批判逆全球化的聲音更為一致和理性 。這些觀點可以歸納為以下幾種  。

              從歷史趨勢角度出發  ,認為經濟全球化不可逆轉 。一些西方學者指出 ,經濟全球化是人類交往擴大和深化的過程 。全球價值與生產鏈所形成的復雜聯系  ,鐵路、船舶、飛機和信息通信技術的發展 ,人類以不同的形式在世界各地遷徙  ,科學技術的不斷擴散 ,促進瞭活躍的經濟行為、廣泛的共同利益和深入的國際合作  ,任何行為體或國傢都不可能脫離經濟全球化進程而孤立發展  。英國《經濟學人》雜志前編輯比爾·埃莫特認為  ,西方人自己發明瞭全球化 ,而當前美國的方案恰恰是在妖魔化自己的這項發明  。

              從經濟發展角度出發 ,認為經濟全球化帶來增長和繁榮  。英國知名經濟學傢吉姆·奧尼爾在《為全球化辯護》一文中旗幟鮮明地指出 ,逆全球化將全球化錯誤地視為零和博弈  ,是在反對消除全球貧困  。他認為  ,在過去的20年裡 ,是全球化使世界經濟不平衡程度下降  。這不僅能夠從中國的快速發展中反映出來 ,在亞洲其他國傢、拉丁美洲國傢乃至世界其他地區都有體現 。全球商業委員會主席保羅·勞德席納認為  ,全球化的時代是最好的時代:生活越來越豐富  ,信息、機會與選擇越來越多  。全世界年輕人的世界主義情結日益增長  ,與長輩相比 ,他們對多樣性問題、環境管理、通過非軍事途徑參與國際事務顯得更積極  。全球貧困和傳染病正在以世界歷史上最快的速度回落  。

              從經濟全球化中政府的能動性出發  ,認為問題不在於全球化本身 ,而是如何管理這一過程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斯蒂格利茨在《全球化及其不滿》中明確指出 ,問題不在於全球化本身  ,而是如何管理這一過程 。美國知名印度裔記者法裡德·紮卡利亞在《為全球化辯護》一書中指出 ,結束跨國貿易對最貧窮者打擊最大  。應對全球化中的不平衡、不公正  ,需要的是明智、有效的國傢政策  ,而不是全球化的重大逆轉  。這些國傢政策包括成本高昂的教育、技能培訓、再培訓與基礎設施建設等  。英國謝菲爾德大學政治經濟研究所的托尼·裴恩教授在《去全球化還是重新全球化》中為中左翼者提供瞭應對逆全球化的方案——重新全球化  。他認為  ,至少從理論上講 ,還可以設想另外不同的全球化模式 。

              呼籲高度警惕逆全球化的危害

              國外學界普遍擔憂逆全球化產生的嚴重破壞性  ,呼籲高度警惕逆全球化的危害 ,其主要觀點可概括為以下幾方面  。

              逆全球化不僅會破壞全球經濟復蘇和繁榮  ,而且會降低本國民眾福利  。世界貿易組織2017年的《貿易統計與展望》指出  ,2012—2016年 ,全球貿易量已經連續5年低於全球經濟的實際增速  。這引起瞭許多人的憂慮 。一些經濟學傢將這種經濟行為的萎縮與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的大蕭條和70年代的世界經濟危機所經歷的萎縮及其暗含的危險局勢聯系在一起  。包括美國經濟學傢在內的許多經濟學傢認為 ,美國政府發動貿易戰貌似關心美國民眾福利  ,但采取的措施將產生巨大成本  ,並通過多種形式轉嫁給普通民眾  ,最終損害民眾福利  。

              逆全球化會妨礙具體問題的解決  。一些西方學者指出  ,試圖通過鼓吹“本國優先”、采取貿易保護措施將海外企業拖拽回本土 ,並對進口產品征收高關稅  ,隻是給國內問題找一個國外“替罪羊”  ,無益於解決本國的貧富差距過大、社會不公正問題  ,更不可能解決因產業升級而導致的對低技術型勞動力需求下降問題  ,甚至會貽誤解決問題的時機 。逆全球化還會助推民粹主義高漲  。美國橋水基金會發佈研究報告指出  ,當下正處於民粹主義高潮期 。哥倫比亞新聞學院院長史蒂夫·科爾早在2009年發表於《紐約客》的《去全球化》一文中就指出  ,去全球化會使全球競爭的方式更傾向於好戰的民族主義  。

              逆全球化會導致全球責任真空  。經濟全球化的推進必然要求各國承擔起全球責任 ,發達國傢尤其要有擔當精神 ,繼續發揮應有作用  ,否則就會造成全球性的信心危機 ,阻礙各國通過長久努力在氣候變化、環境保護等領域不斷深化的全球治理合作 。一些學者尖銳地指出  ,逆全球化實質上是以美國為代表的發達國傢在推卸應該承擔的國際責任 ,會導致全球責任真空  。聯合國、世界貿易組織、世界銀行等國際機構都在不同場合、以不同形式表達瞭這種憂慮 ,並且希望發達國傢尤其是美國不要一意孤行 ,倡導各個國傢以切實行動堅持與維護國際多邊主義原則  。

              (執筆:楊靖旼 楊雪冬)